办公室超标的“秘密”

By admin in 国际 on 2019年10月4日

原标题:办公室超标的“秘密”

原标题:中央巡视组如何挖出办公室超标的”秘密”

摘要:
常小兵办公室里有一道紧锁的房门。由于巡视干部的关注,常小兵不由得乱了方寸,只得叫秘书将门打开。不出意料,跃入眼帘的是堆满半间屋子的贵重礼品,有名烟、名酒、名茶,还有字画、工艺品等上百件。
… …
…位于金融街的中国联通大楼。2014年12月,北京。寒风凛冽,因为是周末,位于金融街的中国联通大楼冷冷清清。时任中国联通党组书记、董事长常小兵办公室里静得出奇。承担对中国联通党组巡视任务的中央第八巡视组组长宁延令和一名巡视干部端坐在沙发上,不动声色。常小兵的秘书怎么也没想到中央巡视组组长会在周末不打招呼不请自来,他定了定神,拨通了常小兵的电话。半小时后,常小兵挟着冷风从楼外匆匆进来,额头上渗出一层汗珠。2014年11月27日,中央第八巡视组正式进驻中国联通开展专项巡视。不到半个月,常小兵的“亲信”——联通建设部原总经理张智江“应声落马”,在张的办公室发现大量购物卡、加油卡、手机等礼品。干部群众反映,常小兵本人也经常收受贵重礼品。巡视组领导决定果断出击,出其不意地选择了一个周末到其办公室约谈常小兵。常小兵刚进门,宁延令组长的目光就敏锐地投向了办公桌后柜子里摆放的礼品上,气氛骤然凝固。常满面堆笑,打着哈哈说,这些都是工作交往中别人送给他的一些不值钱的东西,还装作满不在乎地打开办公室的几个柜子和办公室抽屉,请宁组长过目。一个柜子里,堆着几十部未拆封的高档手机和一些高档工艺品,办公室抽屉里散乱地放着一些金银首饰,光项链就有十几条。还没等常小兵做出反应,随同宁组长的巡视干部发现,办公室里有一道紧锁的房门。常小兵顺着巡视干部的目光看去,见宁延令组长伫立在房间正中,明显也注意到了这个门。常小兵不由得乱了方寸,只得叫秘书将门打开。不出意料,跃入眼帘的是堆满半间屋子的贵重礼品,有名烟、名酒、名茶,还有字画、工艺品等上百件。趁着常小兵结结巴巴地向宁延令组长辩解之时,随行的巡视干部不动声色地用手机记录下了一切。以此为突破口,宁延令组长与常小兵进行个别谈话,常小兵承认了自己存在不讲政治规矩、违反廉洁纪律、选人用人不当等问题。常小兵一审获刑6年在此基础上,巡视组又通过个别谈话、抽查核实领导干部个人有关事项报告,发现了常小兵的另一个“亲信”——联通信息化和电子商务事业部原总经理宗新华严重违纪问题线索,巡视组随即将其移送有关纪检部门立案审查。经审查,宗新华很快交代了自己的问题,并反映了一些涉及常小兵的问题线索。与此同时,巡视组组织力量又到群众反映集中的联通某省市分公司开展“下沉式”调研,发现常小兵到该公司调研期间收受贵重礼品,“带病提拔”该公司总经理的问题线索。至此,常小兵涉嫌违纪违法的问题线索浮出水面,巡视组按规定将常的问题线索移交中央纪委。2015年12月,经中央批准,中央纪委对常小兵涉嫌严重违纪问题立案审查。2016年7月,常小兵因严重违反政治纪律、组织纪律、廉洁纪律,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移送司法机关处理。2017年5月,河北省保定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判,常小兵因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对受贿所得财物予以全部没收。

  一阵令人压抑的沉默。

开栏的话:巡视是全面从严治党的重大举措和党内监督的战略性制度安排。在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开局之年,中央巡视工作坚定不移深化政治巡视,于不久前完成十九届中央第一轮巡视。为使广大读者近距离了解中央巡视工作,即日起,本报开设“巡视手记”栏目,分享中央巡视组部分工作人员在巡视过程中的经历和感受。敬请关注!

在Y市公安局交通支队某副支队长的办公室里,刚刚围绕这间办公室是否超标进行了一场激烈的交锋。副支队长的办公室有30多平方米,对一个科级干部来说肯定超标,问题在于,这间办公室里摆了3张办公桌,桌上电脑、电话、纸笔等办公用品一应俱全。这位副支队长一口咬定,这间办公室是三个人办公,不超标。然而仔细观察就会发现,副支队长换下来的衣服放的到处都是,那两张办公桌上蒙了一层灰尘,这些蛛丝马迹仿佛都在暗示,事情没有这么简单。

一阵令人压抑的沉默。

我坐在这位副支队长的侧面,看他一脸若无其事,双腿却在不停地抖动,昭示着他内心的不安——肯定有问题!

在Y市公安局交通支队某副支队长的办公室里,刚刚围绕这间办公室是否超标进行了一场激烈的交锋。副支队长的办公室有30多平方米,对一个科级干部来说肯定超标,问题在于,这间办公室里摆了3张办公桌,桌上电脑、电话、纸笔等办公用品一应俱全。这位副支队长一口咬定,这间办公室是三个人办公,不超标。然而仔细观察就会发现,副支队长换下来的衣服放的到处都是,那两张办公桌上蒙了一层灰尘,这些蛛丝马迹仿佛都在暗示,事情没有这么简单。

“这台电脑是谁在使用?人在单位吗?”这时,带队察访的Z局指着一台电脑突然向副支队长发问。副支队长一瞬间似乎有些慌乱,言语间也犹豫起来,“是W在用……他……在单位。”“那好,能不能请W来一下?”这位副支队长不情愿地打了电话。电脑会有什么问题?我把目光投向那台电脑,看了好一会儿才恍然大悟。原来,这台电脑的主机、显示屏、键盘乃至鼠标竟然没有组装在一起,这种情况哪能使用?分明只是在摆样子。我不由对Z局一阵钦佩。

我坐在这位副支队长的侧面,看他一脸若无其事,双腿却在不停地抖动,昭示着他内心的不安——肯定有问题!

不一会儿,W来到办公室。

“这台电脑是谁在使用?人在单位吗?”这时,带队察访的Z局指着一台电脑突然向副支队长发问。副支队长一瞬间似乎有些慌乱,言语间也犹豫起来,“是W在用……他……在单位。”“那好,能不能请W来一下?”这位副支队长不情愿地打了电话。电脑会有什么问题?我把目光投向那台电脑,看了好一会儿才恍然大悟。原来,这台电脑的主机、显示屏、键盘乃至鼠标竟然没有组装在一起,这种情况哪能使用?分明只是在摆样子。我不由对Z局一阵钦佩。

“你是在这间办公室办公吗?”“是。”

不一会儿,W来到办公室。

“这是你使用的电脑吗?”“是。”

“你是在这间办公室办公吗?”“是。”

“电脑怎么都没有组装起来?有多久没用了?”听到这个问题,W一下子卡住了,一边支支吾吾,一边用目光悄悄征询副支队长的意见,但副支队长却把眼睛看向了别处。

“这是你使用的电脑吗?”“是。”

这时我忽然灵光一闪,插话问道,“你办公室电话是多少?”说着,把自己手机递给W,“用这个手机拨一下你办公室电话。”无奈之下,W只好拨了一个号码,手机里传来接通的声音,可是办公桌上的电话却没有响起。显然,W并不在这间办公室办公。至此,这位副支队长只好低头。

“电脑怎么都没有组装起来?有多久没用了?”听到这个问题,W一下子卡住了,一边支支吾吾,一边用目光悄悄征询副支队长的意见,但副支队长却把眼睛看向了别处。

这是中央第六巡视组一次筹划已久的察访。自进驻L省后,就不断有群众举报该省基层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的各种问题。经过一段时间的梳理分析,发现对Y市新区各党政机关新建办公楼的办公室超标问题反映较为集中,巡视组遂决定将Y市作为重点,开展一次深入暗访。我们临行前,王荣军组长语重心长地说,“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央一直着力整治办公室超标问题,如今五年多时间过去了,如果还存在这类问题,甚至还比较严重,那就不是简单的作风问题而是政治问题了,是违反政治纪律、政治规矩的大问题。一定要高度负责,切实把问题找出来,但问题肯定不会简单地摆在明面上,要有心理准备打硬仗,耐心细致,善于观察。”事实证明,组长的判断是正确的。一些基层干部“四个意识”淡薄,仍然认为办公室超标是一个小得不能再小的问题,或者以“实事求是、避免浪费”为借口拒绝整改,甚至掩耳盗铃、弄虚作假。在察访中一路走来,类似的斗智斗勇不断出现。

这时我忽然灵光一闪,插话问道,“你办公室电话是多少?”说着,把自己手机递给W,“用这个手机拨一下你办公室电话。”无奈之下,W只好拨了一个号码,手机里传来接通的声音,可是办公桌上的电话却没有响起。显然,W并不在这间办公室办公。至此,这位副支队长只好低头。

在Y市C区政府办公楼,巡视组发现区长办公室隔壁是一间“值班室”。让工作人员打开一看,里面竟是一间雅致的休息室,不仅有床铺,还配有独立卫生间,洗漱用品齐备……

这是中央第六巡视组一次筹划已久的察访。自进驻L省后,就不断有群众举报该省基层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的各种问题。经过一段时间的梳理分析,发现对Y市新区各党政机关新建办公楼的办公室超标问题反映较为集中,巡视组遂决定将Y市作为重点,开展一次深入暗访。我们临行前,王荣军组长语重心长地说,“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央一直着力整治办公室超标问题,如今五年多时间过去了,如果还存在这类问题,甚至还比较严重,那就不是简单的作风问题而是政治问题了,是违反政治纪律、政治规矩的大问题。一定要高度负责,切实把问题找出来,但问题肯定不会简单地摆在明面上,要有心理准备打硬仗,耐心细致,善于观察。”事实证明,组长的判断是正确的。一些基层干部“四个意识”淡薄,仍然认为办公室超标是一个小得不能再小的问题,或者以“实事求是、避免浪费”为借口拒绝整改,甚至掩耳盗铃、弄虚作假。在察访中一路走来,类似的斗智斗勇不断出现。

在C区公安局办公楼,局长、政委办公室隔壁分别是“备勤室”,摆放两张单人床,似乎是干警轮流共用,但仔细一看,两间“备勤室”里各自只有局长、政委的个人物品——这又是一出精心的伪装……

在Y市C区政府办公楼,巡视组发现区长办公室隔壁是一间“值班室”。让工作人员打开一看,里面竟是一间雅致的休息室,不仅有床铺,还配有独立卫生间,洗漱用品齐备……

好在“魔高一尺,道高一丈”,无论怎样费尽心机百般掩饰,虚假终归是虚假,违纪终归是违纪,总会一不小心露出马脚,暴露在巡视监督的利剑之下。(中央第六巡视组
孔军)

在C区公安局办公楼,局长、政委办公室隔壁分别是“备勤室”,摆放两张单人床,似乎是干警轮流共用,但仔细一看,两间“备勤室”里各自只有局长、政委的个人物品——这又是一出精心的伪装……

作者:中央第六巡视组 孔军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好在“魔高一尺,道高一丈”,无论怎样费尽心机百般掩饰,虚假终归是虚假,违纪终归是违纪,总会一不小心露出马脚,暴露在巡视监督的利剑之下。(文章转载自《中国纪检监察报》,中央第六巡视组
孔军)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责任编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
Copyright @ 2010-2019 澳门新葡萄京娱乐场 版权所有